寒冬后的茶业“醒”了福州茶商期待市场“回暖”

中新网福州3月21日电 (叶秋云)阳春三月,又是一年春茶采摘好时节,各地茶园陆续进入春茶采摘季。在新冠肺炎疫情的影响下,福州的茶叶市场经营情况如何?茶叶价格有无波动?带着疑问,3月21日,记者实地走访了福州五里亭茶叶批发市场。

位于福州市晋安区的五里亭茶叶批发市场是福州批发、零售、经营茶叶的集散地。许多的茶商在这里挣到了人生的“第一桶金”。

另一商家负责人程燕珍也表示,茶叶销售比较特殊,顾客需要品尝才能做出选择。疫情期间,市民不能到人员密集场所,对于茶叶店来说,散客就少了很多。

周叶中指出,在制定香港基本法时,出于对特区的信任,中央通过香港基本法第23条将国家安全立法权授予香港特区,明确香港特区要自行完成国家安全立法,完成23条立法由此成为香港特区的一项宪制义务。如今23条立法没有完成,也未设立相应的执行机构,是近几年来“港独”势力活动不断加剧的主要原因之一。

茶叶店贴出公告:“疫情时期,戴好口罩,购茶从速,谢绝品尝”。吕明 摄

受疫情影响,不少市民选择“宅”在家中,人流量减少,销售量下滑,却也加速了部分茶商构建线上平台的想法。茶商余文达表示,除了老客户外的正常供应外,他积极转变营销方式,化线下销售为线上推介。

“影响是蛮大的。”茶商施尉雄正在店内整理着刚刚到货的龙井。在茶叶市场经营了十余年,今年春节是他经历过最闲的一段时间。施尉雄介绍,自3月初复工以来,茶叶批发市场的人流量变少了,没有人来店内品茗,顾客对茶叶的需求量也减少了。

“随着时代发展,我们也要不断地学习和进步,把茶叶做得更好的同时,通过线上销售平台与线下实体店结合,增加销售量。”作为一个有十几年销售经验的老茶商,余文达如是表示。

他同时提到,香港特区维护国家安全的治理能力尚待完善。香港本地法律中有较为充分的法律资源可用以维护国家安全,但由于种种原因,特区政府、执法机构未能充分激活这些法律资源。

中午11时,记者看到,市场内大多数的门店已经开门迎客,和原本熙熙攘攘的人潮相比,当天,市场内冷清了许多。以往,在茶叶店内,都可以看到顾客在品茗,然而受新冠肺炎疫情影响,茶叶店只能贴出公告:“疫情时期,戴好口罩,购茶从速,谢绝品尝”。

他表示,总体国家安全观统筹安全和发展两个方面,是人民安全、政治安全、国家利益至上有机统一,旨在维护国家主权、安全和发展利益,这表明坚持总体国家安全观契合“一国两制”中“一国”的要求;同时,总体国家安全观以经济安全为基础,香港经济安全可能成为国家经济安全的薄弱环节,香港经济安全受到威胁亦可能会对国家的经济安全造成一定影响,这表明坚持总体国家安全观同样契合“两制”的要求。

茶商余文达和妻子吴女士正在店内忙碌着。吕明 摄

福建省位于我国东南沿海,自古以来便是产茶大省。海峡两岸茶业交流协会副会长柯家耀指出,福建茶叶种类丰富,产区众多。三月底,银针和部分绿茶陆续开始采摘,而大部分春茶的采摘时间则集中在四五月份。“此次疫情对于春茶的影响就目前来看不大,仅部分产茶区的茶青价格有所波动。”(完)

对于疫情是否会影响茶叶的售价,在余文达看来,每年福建茶叶的售价都以品质论价,今年茶叶的售价与往年相比上下浮动不会很大。“现在,各行各业陆续复工,相信未来一段时间,市场就会慢慢回暖。”

施尉雄也认为,随着国内疫情逐步得到控制,茶叶市场销路也会慢慢好转。“如今,龙井已经开始采摘。他们供应给我们的价格跟往年差不多,没有什么大的变化。”

记者看到,他和妻子吴女士的朋友圈里,都是和茶叶相关的资讯,此外,他们还借助新媒体和互联网电子商务平台等销售茶叶。余文达称,目前通过微信、抖音等网络平台销售,以后还会考虑共享模式。

3月初,经过各级部门审核,程燕珍的茶叶店复工,然而人流量减少导致该店的销售量下滑。她表示,这家茶叶店经营了十多年,积攒了很多“回头客”。目前,主要依靠老客户回购,他们通过微信、电话联系购买,然后通过快递寄往全国各地。

周叶中表示,一段时间以来,外部势力深度干预香港事务,一些人加大对外勾连严重挑战“一国两制”原则底线、破坏香港繁荣稳定,加之香港在中国与西方交往中的特殊地位,以及百年未有之大变局的逐渐演进,香港可能成为中国维护国家安全的重要漏洞。建立健全香港特区维护国家安全的法律制度和执行机制具有必要性和紧迫性。(完)

周叶中指出,“一国两制”方针本身是一项国家优先而非香港优先的战略。“一国两制”的根本宗旨包含两个方面,其一是维护国家主权、安全、发展利益;其二是保持香港、澳门长期繁荣稳定。因此,全面准确贯彻“一国两制”方针,就要求处理好“一国”与“两制”的关系,既要维护国家主权、安全、发展利益,亦要保持香港、澳门长期繁荣稳定。而要做到这些,必须坚持总体国家安全观。

他分析认为,由于香港基本法确立的行政主导制未能得到充分落实,香港特区立法会少数议员刻意扰乱立法会的正常议事秩序、阻挠通过特区政府提出的维护国家安全的法律案,香港法院法官亦可能会对香港特区政府、执法机构维护国家安全的行为进行审查等,这些都会对香港特区维护国家安全的治理能力造成掣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