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行推出两个新货币政策工具缘何受欢迎

(经济观察)中国央行推出两个新货币政策工具,缘何受欢迎?

中新社北京6月1日电 (记者 魏晞)中国央行推出了两个新的货币政策工具,消息传出以来,市场几乎是一片掌声。6月1日晚间,中国央行官方版的解释来了。

这一次由于越来越多的国家停办运动赛事和限制旅游,许多相关的广泛行业遭受冲击,订单下滑、获利遽降,但政府的防疫和纾困措施却远水救不了近火,导致股民恐慌,不断杀出持股。

如果说“普惠小微企业贷款延期支持工具”可以让已经贷款的企业暂时缓一口气,那么“普惠小微企业信用贷款支持计划”更令市场喜闻乐见:它让更多以前无法获得银行资金支持的小微企业,不用担保、不用抵押,就可以获得信用贷款。

特别解渴,因为政策工具直达实体经济、直达中小微企业,解决的就是部分中小微企业面临的“缺钱”难题。其实,在困难的时候只要轻轻扶一把,很多企业就能渡过难关。

这400亿元,约为地方法人银行延期贷款本金的1%,预计可以支持地方法人银行延期贷款本金约3.7万亿元,切实缓解小微企业还本付息压力。这本金的1%,可以看做是央行对银行应计利息成本的补偿。

央行表示:创设两个直达实体经济的货币政策工具,一个是普惠小微企业贷款延期支持工具,另一个是普惠小微企业信用贷款支持计划,进一步完善结构性货币政策工具体系,持续增强服务中小微企业政策的针对性和含金量。

直接点穴,因为新的政策工具可以让有贷款的企业,真正延期还本付息;拿不到贷款的,可以通过信用贷款获得资金,无需担保、无需抵押。

在这种极度恐慌的当下,可以想见各国主政者必定如临大敌,除了要抗疫之外,还要化解投资人的恐慌情绪。尤其美国在祭出欧洲人旅游入境禁令的一个月期间,政府当局将全力防堵疫情扩散,同时也将加紧解药的开发,让民众吃下定心丸。

为了让放贷银行别急着让企业还贷,中国央行拿出400亿元激励资金,激励地方法人银行允许中小微企业延期还款。

众所周知,小微企业经营风险大,银行发放贷款时,一般要求抵押担保。而目前,中国中小银行发放信用贷款的占比只有8%左右。

据彭博社报导,过去93年以来,标普500指数发生过13次跌幅超过20%的经验,其中仅1987年和1966年避免了经济衰退,其余11次的股市熊市中都伴随了经济衰退。这期间也有14次经济衰退,但其中仅3次没出现股市熊市。

上次美国经济衰退如此巨大是发生在2008~2009年的大萧条期间,2008年第四季GDP衰退8.4%,隔年第一季衰退4.4%。

《华尔街日报》称,本周疫情在中国以外的地区扩散,市场担忧疫情对经济的潜在冲击,悲观情绪在上升。高盛集团当天警告称,假如疫情在全球广泛传播,美国企业2020年的盈利将岌岌可危。

这两个政策为什么受欢迎?

普惠小微企业贷款延期支持工具,简而言之,当中小微企业暂时还不起贷款了,可以延期还本付息,直到2021年3月31日。预计延期政策可覆盖普惠小微企业贷款本金约7万亿元人民币。

华泰证券研究所副所长、固定收益研究首席分析师张继强认为,二季度政策的关键在于帮助企业渡过疫情难关,为未来的复苏奠定健康的微观主体基础。本次组合拳政策提高了政策的直达性,有助于保企业,进而实现保就业、保民生。(完)

财经媒体CNBC报道,微软当天发布公告称,该公司个人电脑业务今年可能无法达到预计的营收目标;贝宝(PayPal)也对营收前景发出警告。报道称,投资者担忧新冠肺炎疫情扩散会影响企业利润和经济增长。

美国总统特朗普26日晚间召开新闻发布会,宣布由副总统彭斯领导美国政府应对新冠肺炎疫情的工作。他还说美国人面临的疫情风险仍然很低;若疫情扩散美国已做好应对准备。特朗普此前通过社交媒体发文,批评新闻机构和民主党人制造不必要的疫情恐慌,损害美国金融市场。(完)

据彭博新闻报道,标普500指数和纳斯达克指数27日录得2011年8月以来最大单日跌幅,三大股指全部跌入回调区间(correction territory)。一般来说,当股指与前一个高点相比下跌超过10%,美国金融界将其视为回调。

根据凯投宏观估计,美国2020年GDP增长率可能衰退0.6%,较上次预测的增长1.8%大幅下调,但认为2021年在疫情获得有效控制、社交活动开始恢复之后,GDP可能出现反弹,并认为美国当前的防疫措施可避免1/3人口感染肺炎的最差状况发生。

部分专家认为,近期美股连环重挫,除了反映疫情的愈演愈烈之外,还有被动式基金不断被赎回的卖压。在2009年以来的十多年牛市中,投资人因这种被动式基金具有低交易成本和绩效紧贴指数的好处,而前仆后继买入,从而产生排挤效果,让传统式采取逢低入市策略的主动式基金规模不断萎缩。

这是两个什么样的货币政策?

道指周三下挫9.99%至21,200点,距离今年2月高峰的29,568点已回跌28.3%,这么短的期间跌幅如此巨大,反映投资人恐慌杀出持股,而这种恐慌程度并不逊于2008年的金融风暴。

美联储也预计在17~18日召开政策会议,CME期货市场预期会后降息三码(0.75%)的概率已达98.9%,较周三的50.2%猛然攀高,显示投资人普遍预期央行将出手救市。

代表投资风险的VIX恐慌指数周四暴升40%至75.47,创下2008年11月20日以来新高水准,较一个月前的起涨点10出头飙涨7倍。

简而言之,这两个货币政策工具“特别解渴”,而且“直接点穴”。

现在,被动式基金蓬勃发展的后遗症出现了,在面对疫情恐慌时只有卖压、没有买盘,导致道指、标普指数、纳指中最知名的企业股票全无抗跌作用,一天跌幅超过10%,这种齐头式的下跌正是指数型基金退场的迹象。

被称为“恐慌指数”的芝加哥期权交易所波动率指数(CboeVIX)当天飙升至39.16,比24日增长一倍多,达到2018年12月以来的最高值。该指数主要用于衡量投资者对未来30天股票市场波动性的预期。

央行表示,支持计划惠及的普惠小微企业要承诺保持就业岗位基本稳定,预计信用贷款支持可带动地方法人银行新发放普惠小微企业信用贷款约1万亿元,切实缓解小微企业融资难问题。

民生银行首席研究员温彬表示:“总的来看,普惠小微企业信用贷款支持计划,这项创新直达实体经济的货币政策工具,一方面可以加大金融机构对实体经济、特别是小微企业的支持力度,解决小微企业融资难、融资贵问题,提高贷款的可得性,降低综合融资成本;另一方面,这个货币政策工具,也可以进一步提高地方中小银行支持小微企业的能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