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谊有救兵电影苦无援

时隔六百余天,华谊终于迎来了一个重磅好消息。华谊兄弟董事长王中军拉来了阵容“豪华”的投资团。这更向行业释放了利好信号——“电影不会被轻易放弃,再严峻的寒冬都能挺过去”,一位电影行业从业者说这个行业终于有了点好消息。

同一天,国家电影总局召开网络会议,在会议中,中宣部常务副部长、国家电影局局长王晓晖称,“中国电影行业长期向好的方向不会改变”、“我国银幕数全球第一、票房全球第二、产量全球前三,中国电影仍在黄金发展期,投资不会离场、人才不会离场、资金不会离场”。

实景娱乐成为华谊复工最早的部分。报告指出,海口、长沙、 苏州、郑州四地实景项目陆续在报告期末恢复开园。不过,碍于各个项目的发展状况不一,去年华谊实景娱乐代表的华谊影城(苏州)有限公司全年亏损了1.6亿元,致使实景娱乐板块全年收入仅3500万,同比下降77%。

自3月开始,包括王中军在内的多位高管已经施行半薪制,普通员工的薪资暂时未受影响。据财报,一季度华谊支付给员工的薪水总和为143万元,较之去年同期近乎斩半。目前,华谊每季度人员工资和财务还款的支出合计约2亿多元。

高管的日子也不好过。行业的鼎盛期,不乏互挖墙角的盛况。当年王中军挖角前万达文化产业集团副总裁叶宁,负责华谊的电影业务。这些曾经在辉煌时期建功立业的高管们,如今更是面临着尴尬的境地,作为王中军从万达挖来的得力干将,在王中磊回归电影业务的当口,叶宁的处境微妙,“高管一向是公司人员成本支出的大头,好莱坞的高管们现在都降薪了,国内的高管没理由不降,甚至有些就不需要了”,一位行业从业者这样向AI财经社表达。

眼下华谊的困难主要在现金流上,但问题由来已久。

同样在甘泉中街道路两旁的绿地小公园内,甘州区园林绿化局干部许沛沛正在指导工人进行地被花卉的栽植。

待播项目中,备受关注的《八佰》预计将在2020年二季度上映,而许久没有音讯的冯小刚导演的《手机2》预计在2020年四季度上映。其它2020年待播影片还包括陆川导演的《749局》、根据手游阴阳师改编的电影《侍神令》,这部由郭敬明导演的影片刚在不久前宣布杀青,以及李玉导演的《阳光不是劫匪》、贾樟柯导演的《一直游到海水变蓝》等。

人员变化是过去一年华谊的另一工作重点。2019年,王中军重回华谊兄弟一线工作,并着重剥离了和影视、实景关联较弱的业务与资产,回笼资金、优化债务结构等。

停摆了近百天的电影业终于等来了曙光,尽管今年电影票房大盘损失300亿的局势已定,但至少能够守住根基。“没有人想看到行业的落幕,期待电影的归来”,前述从业者说道。

作为中国电影业最早一批拓荒者,王中军一直有着强大的朋友圈,本次融资的资方多为王中军的“旧友”,腾讯投资最早在2011年就以4.5亿元的融资额战略入股华谊,成为当时的第一大机构投资者。

此外,江西将精心举办第十七届赣台会,以巩固提升赣台会对台招商平台和品牌影响,以更高水平的开放举措助推江西高质量跨越式发展。

多位业内士向AI财经社称,本次融资为华谊兄弟董事长王中军个人推动。

这部电影如果成功甚至可以将影片的导演管虎推向新的台阶,在与华谊后续的合作中创造更多价值,和冯小刚一样,成为华谊重要的导演资产。

4月29日凌晨4点,华谊兄弟北京总部灯火通明。当晚,华谊兄弟发布了非公开发行A股股票预案,拟以2.78元/股非公开发行合计不超过823,741,004股,募集资金总额不超过22.9亿元,发行对象为阿里影业、腾讯计算机、阳光人寿、象山大成天下、豫园股份、名赫集团、信泰人寿、三立经控、山东经达九家公司,全部发行对象均以现金方式认购本次发行的股份。

2015年,阿里15亿元投资华谊兄弟,2019年阿里再与华谊签订战略协议,以企业借款形式为华谊提供了7亿元资金,这次定增,阿里影业首次以战投股东身份出现。腾讯与阿里两大巨头的不断加持,也印证着华谊兄弟在中国电影行业的价值。

上市后的王中军一直在思考电影行业如何实现稳定的收入,在工业化体系尚未建立的中国市场,电影产品具有很强的不确定性,常有“靠天吃饭”的说法,无法保证营收的稳步增长。

4月22日,江西全省对台工作会议在南昌举行。刘占昆 摄

整个2020年开端,电影全行业陷入困境,华谊更难独善其身。据华谊兄弟最新财报数据,其营业收入2.29亿元,与去年同期相比下降61.38%;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1.43亿元,同比下降52.64%。

与其它公司一样,华谊正经历着电影业最寒冷的日子。受疫情影响,全国各个电影院停业近百天,在此期间许多没有收入的影院已经撑不下去。下游市场受阻不免影响到上游的投资、制作、发行、宣传营销等公司,各大头部公司均采取了裁员、降薪的自救模式,万达等一线企业概莫能外。

疫情推动不少电影公司将重点转向线上,网剧与网大市场的火热缓解了电影市场冰冻的燃眉之急。2020年1月,华谊兄弟出品的网剧《人间烟火花小厨》在优酷播出,网络电影《九指神丐》在爱奇艺上线,上述两部作品取得效果均较为理想。一季度营业收入当中,影视娱乐业务依旧充当主力,该板块总收入2.1亿元,占其总营收的92.9%,但与去年同期相比仍下降了62.28%。

今年以来,甘州区秉承“以人为本,生态优先”的理念,以“增加绿量,提升品质”为主线,加快推进21处城市小公园小绿地建设、10个城市公园新建或改造、70块裸露土地绿化美化、12条新建道路绿化等城市造林绿化项目,打造“一路一景”的城市道路“生态绿廊”,建设城市“立体花带”和“生态绿岛”,凸显公园“一园一品”景观特色,营造“城在林中、人在花中、景在水中、城景交融”的绿化景观效果。

“这成为全国第4个获批‘海峡两岸产业合作区’的省份。”邓保生表示,今年将夯实赣台经贸合作平台。全面启动、加紧推进海峡两岸产业合作区建设工作,打造全省吸引利用台资新引擎。

“我们要把胡家园子打造成一个有景观、能休息,有文化、有记忆的城市公园,对民众免费开放。”费海说,同时还会引进茶语水吧、休闲美食等小微餐饮服务,让市民在闲暇之余有了一个“观花赏月,读书养性、书画交流、科普教育、花卉展览的休闲游乐活动场地。

过去两年间,华谊兄弟已经连续亏损,2018年亏损超10亿,2019年亏损更扩大至39.6亿元。为此,王中军与王中磊两兄弟的股票一直处在高质押率的情况下,王中军坦言,2018年是他个人财务危机最严重的一年。

华谊兄弟也完成电影业务核心人员的岗位调整。华谊兄弟副董事长、CEO王中磊将回归电影公司,掌管华谊兄弟电影业务。另据AI财经社从知情人士处了解,华谊兄弟副总裁叶宁已离职,此前叶宁为华谊电影业务的主要负责人,2016年2月,叶宁辞去了万达相关职务,不足一月,便宣布担任华谊兄弟副总裁、华谊兄弟影业总经理职务。

相较于去年超过40亿的大额度亏损,今年一季度因为项目几乎全部停滞,亏损情况倒是得到了短暂缓解。财报显示,一季度营业成本相较去年同期下降63.69%;广告宣传费用减少,致使销售费用同比下降 67.19%;管理费用和研发费用也分别同比下降45.59%和82.26%。

资金是电影行业目前面临最紧迫,也最现实的问题。只要有活水注入,电影业就不会落幕。另一位从业者乐观估计,对电影业的帮扶力度或将进一步提升,甚至在金融服务方面,电影业将积极吸引社会资本的投入。

有些熬不过去的从业者,告别了自己曾经热爱的行业。

自2003年以来,“赣台会”已成功举办16届,通过创新形式、提升效果、广泛宣传,在海峡两岸产生了积极影响,已经成为两岸经贸文化交流和江西省对台招商引资的品牌盛会。(完)

华谊一直是电影行业的风向标,过去多年来华谊的战略扩展史就是中国电影行业发展的缩影。2009年,华谊作为中国影视第一股登陆资本市场,宣告着中国电影资本化开端。

为此,2014年,华谊正式施行“去电影单一化策略”,将其传统的影视+艺人经纪业务模式分为三大板块:影视娱乐板块,品牌授权与实景娱乐板块和互联网娱乐板块。当年度,中国电影行业票房实现294亿人民币,年增长率35.78%,市场进入高速发展期。但这一年,华谊的电影票房市场份额却从第1名掉到了第8名,2015年到2016年的情况更为严重,当年上映的多部影片票房表现不佳。

疫情对电影业的损伤巨大,尤其体现在现金流层面。自大年除夕以来,全国电影院暂停营业,下游端收入斩断,小型影院倒闭,头部院线裁员,制片与宣发工作停滞,企业在过渡期采取发放半薪甚至是最低标准工资1500元。

华谊的故事再次证明了“老兵不死”。正如电影《1942》中,决定转身向家乡走去的老东家,无论逃荒还是回家,都只不过是为了活下去。

这是一袋用来救命的“血浆”。正如王中军在此前的媒体采访中所说的,2019年是华谊财务最紧张的一年,这一年原本应当重新出发的华谊,遭遇了重磅级影片《八佰》撤档,新片《只有芸知道》《小小的愿望》等影片票房表现不佳的境况。

王中军则多次对外强调,看好华谊的未来,并表示将砍掉不必要的项目,“断臂保住内容制作主业,华谊肯定不会死”。

“我们在甘泉中街上主要栽植的是樱花,要将这条街打造成樱花大道。绿地小公园建成后,不仅丰富了城市景观,美化了城市环境,还为周边的市民、游客提供了休闲娱乐的场所。”许沛沛说。

行业内的洗牌已经在所难免。身处其中的底层从业者感到无力和茫然,“公司让我跟着一块降薪,对不起,我还要养家的”,一位头部电影制片公司从业者这样向AI财经社表达无奈,整个行业的境况都不好,“换工作也没地方去,但确实要考虑出路了”。

但资本神话恐再难现,目前华谊兄弟市值较2015年最高位时的800亿已经缩水超八成,股价一直在10元以下徘徊。此前,在华谊现金流最紧张的时候,为了回笼资金,王中军甚至卖掉了自己一直以来的藏画,“为了公司的安全,我什么都可以卖掉”。

此外,豫园股份为复星集团旗下成员企业,截至2019年末,豫园股份为华谊兄弟十大股东之一。通过此次定增,豫园股份将旗下文化产业和场景开发业务与华谊兄弟展开战略协同。与此同时,电影业务也是复星集团的重要战略之一。

对此,王晓晖也在网络会议中表示,电影产业经营理念或许会迎来巨大变革,尤其是生产方式、经营理念的转变。疫情对行业带来了影响,也在倒逼行业改革。对于近期讨论热度较高的,电影转网播放自救等情况,电影局态度明确,“要维护院线电影窗口期规则,坚守契约精神,强化诚信意识”,这意味着,近期讨论热度较高的院线电影转网暂时不会有太大动静,而像春节期间院线电影《囧妈》转网免费播放的情况,近期已很难再发生。

相关统计数据显示,2020年以来,影视行业已有5328家注销或吊销,是2019年全年的1.78倍,泥沙俱下的电影业正在等待转机。

一位提前看过《八佰》的从业者对这部影片评价颇高,“至少是20-30亿票房的体量”,王中军自己则认为这正是中国人自己的《血战钢锯岭》。

据了解,今年甘州区城市建成区绿化覆盖率将达到38%,人均公园绿地面积达到50.34平方米,戈壁小城中绿树成荫的“诗意栖居”的环境全面形成。(完)

在意识到对主营业务的掉队与投资的激进态度后,王中军在2019年着重剥离了与影视业务和实景娱乐不那么相关的业务,一方面回笼资金,另一方面也让华谊回归最初起家的电影业务,由王中磊亲自掌管。目前,不少院线从业者对华谊在2020年即将上映的储备影片很是期待,“如果不久的将来电影院开业了,非常需要强片来提振市场信心,观众恢复消费本来就需要心理建设,只有像《八佰》这样的大体量影片才能带动”,一位影院经营者这样表示。

“从阿里与腾讯的加码能看出,互联网不是搅局者。”尽管此前电影行业对于互联网一向态度复杂,但一位行业从业者暂时放下了成见。

在AI财经社了解到的裁员名单中,不乏一些知名高管,职位最高的人甚至可以上到CEO,“中高层管理者的成本高,在现在这个时节没有多少公司养得起这些高管”,一家文娱类企业经营者颇为感慨,“也有一些人是主动离职,目前许多高管都是半薪”。

据张掖市西部旅游文化有限责任公司副总经理费海介绍,胡家园子城市公园规划总面积72.8亩,公园规划健身步道、观景亭台、儿童游乐场等配套设施,以“百年梨园”为自然基底,以“古树保护”为建设理念,以石、木、竹等天然材料做为主要建设用材,围绕“一区、三苑四大主题空间”建设。由照夜台、揽春楼、洗妆廊、梨花道等主题景观组成,预计今年10月底建成投用。

这也是国资首次入股华谊,根据协议,国企山东经达将基于政府背景的资源与平台,专业化产业园区运营、产业投融资和城市发展的经验和资源,与华谊兄弟共同打造一个文化创意产业园区。

但在最困难的时候,经历了几年野蛮发展期的电影业进入了最终洗牌期,未来走向变化还在继续。“无论如何,电影终归还是要回到电影本身。”一位业内高管说,“脆弱性的事物消失了,留下了坚韧。”

公司资金仍然吃紧。截至3月底,公司持有货币资金3亿元,流动资产30亿,短期借款21亿元,一年内到期非流动负债7亿元,流动负债总共48亿元,尚处于资不抵债的阶段。

在华谊宣布增资不久后,29日华谊兄弟股票一路涨停,截至收盘,公司股价报收3.94元,较前一个交易日上涨10.06%。22.9亿资金的注入,或让市场恢复了对华谊的信心,但对于将近60亿的高额负债而言,这笔资金只能说暂时为公司赢得了喘息之机,真正的复苏或将等到电影市场恢复如常。